时时彩票

                                                              来源:时时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4 13:11:38

                                                              我一直提倡要科学抗疫,要兼顾抗疫和民生需要,适应“新常态”。首先,大湾区各市,包括香港和内地之间的密集人流往来是自然趋势,应尽快落实两地健康码的互认制度。早前深圳因为香港的一宗输入型病例而收紧措施,要求香港市民在检测72小时之内过关收紧至24小时,让很多迫切回内地上班、上课和家庭团聚的市民措手不及,打乱行程。

                                                              何建宗:由于香港疫情比较严峻,对于选举推迟一事我并不感到意外。选举的举行有两层意义,一方面是拉票,大量人群投票和工作人员的聚集所带来的公共卫生风险,会导致疫情的进一步传播;更重要的是,选举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以立法会为例,只有四年一次机会。如期举行有三类人会受到最大影响,一是滞留在内地和外地的香港人;虽然内地疫情已经受控,但很可惜特区政府仍然对来自内地的人规定14天检疫;二是新冠肺炎的高危群体,包括长者和长期病患者,他们如果因为投票或者参与选举活动而感染肺炎,重症和死亡的机率都比其他群体要大。第三类人是正在家中或者检疫场所检疫的人士,包括很多紧密接触者,无症状感染者和外地回港人士。他们离开家或者检疫场所是违法的,这样就被剥夺了投票的权利。因此推迟选举是对市民公共健康和公民权利的保护。

                                                              何建宗:市民对此反应普遍是支持的。大律师公会认为这个决定不合法或者说剥夺市民权利,恰恰证明是机械地理解法律条文,这是只关心选举而置公共卫生危机于不顾的表现。

                                                              对此,观察者网采访了一国两制青年论坛创办人兼主席何建宗先生,以下为采访全文。

                                                              何建宗:这一安排在政治上并非最理想,但可以达到稳定香港社会的客观效果。一方面反对派抢攻立法会议席“35+”、瘫痪政府施政,从而胁迫中央政府让步的图谋无法得逞;另一方面,有传闻说未来一年反对派议员将被大幅度DQ(注:DQ即取消议员参选资格),议会由建制派主导的局面也没有出现。

                                                              在此前提下,反对派中的“港独”势力和危害国家安全分子肯定会被排除出去,对于日后选举的健康发展,包括特首选举,反而是有利的。

                                                              观察者网:最近,香港选务处裁定12名泛民参选人不符合“拥护《基本法》”的参选条件,取消参选资格;随后,警方逮捕黎智英、周庭等人,理由是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如何看待这一系列行动,会产生什么影响?当然,也有声音质疑逮捕一事是否与香港国安法的“不溯及既往”有所冲突,您怎么看?

                                                              【采访/观察者网 朱敏洁】

                                                              当然,有反对派政客和支持者认为,政府是“怕建制派输”或者怕反对派在立法会的议席达到“35+”(注:香港立法会共70席议席,“35+”即议席过半),所以推迟选举,这些都是没有根据的。投票是几百万选民自由意志的表达,如果一年以后,过半数民意还是站在反对派一边,建制派还是会输。所以,最终结果如何,取决于未来一年特区政府的施政有没有实质性的改善。

                                                              7月31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记者会宣布将第七届香港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图自新华网